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跟部门老大出差
跟部门老大出差
 在进公司之前,小孟从来没有想到那个来面试自己的“姐姐”将来会成为“真的坐在自己头顶上”的顶头上司。小孟口中的这个“姐姐”就是职场女强人苏苏,她在数百名面试者中层层选拔,最后选中了小孟。


  “有了他的帮助,工作上我能省不少心”,面试小孟的时候苏苏就这么思忖着,“各方面的能力都不错,挺机灵的,而且长得也…”


  彼时,坐在桌子对面的小孟心里也同样小鹿乱撞,“她可真漂亮,希望我以后如果能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呜~”


  进入公司之后,有意无意的,苏苏总是会特别关照这个她亲自挑选出来的新同事,“照顾一下新同事咯,他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苏苏也会刻意的想要把小孟留在自己身边,彷佛生怕自己淘来的宝贝被别人抢了去。


  有着如此美艳的老大罩着的小孟在部门里可谓是人见人妒,从那时起苏苏就有了一个招牌式动作,“嫉妒什么啊?嫉妒你就凭本事,拿出实力把他干掉”,这么说的时候,苏苏总是用手摸着小孟的头。每到这个时候,小孟有一种当众跪下来抱着苏苏大腿用舌头舔的冲动,同时也会暗下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工作。


  苏苏和小孟的关系就这么微妙的维持着,但是再没有进展了,因为他们彼此都清楚,再进一步,不是两情相悦,便是恩断义绝。


  小孟担心苏苏不会接受自己的奇怪癖好,而苏苏也和任何女性一样保持着矜持。


  但是这一切都因为一次出差,一场宿醉而结束,或者说重新开始了。


  … …


  这一年圣诞节,公司临时决定派遣苏苏赶赴A市参加一场为期两周的商业谈判,而小孟作为苏苏的左膀右臂同样被苏苏带去了A市。


  因为事发突然,恰又赶上圣诞节,A市的酒店几乎家家爆满,打电话预定房间也差不多都是占线,没办法,他们决定先到A市再说。


  当酒店的前台告知苏苏和小孟酒店只剩下别人刚取消预定的一间大床房的时候,小孟红着脸偷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苏苏,却看到苏苏直接回头,拖着行李箱就往外走。顾不得遗憾,小孟赶快小跑跟上,赶往下一家酒店。


  折腾了好久,苏苏也放弃了一定要订两个单人间的想法,“你们这边还有房间吗?”


  “您好,苏女士,我们这边还有大床房和标准双人间。”


  “不要大床房,给我来个双人间。”


  “好的,苏女士请稍等。”


  苏苏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她随手理了理头发,就看到了侧立在一旁的小孟。好像是突然发现了还有一个人一样,苏苏冲着酒店的前台小姑娘修正了自己的错误:“给我们来一个双人间。”


  谈判进行的并不顺利,笨嘴拙舌的小孟只能在一边看着丛横沙场多年的苏苏与别人据理力争,却帮不上什么忙。


  一天的会议下来回到酒店,苏苏的精神依然很饱满,而小孟就有些萎靡不振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有些不方便。至于那些“方便”的事情,小孟是有贼心也没贼胆。


  在回到酒店之前,小孟都会在外面解决一下“使用厕所”的生理需求,回到酒店之后,他尽量不与苏苏抢卫生间用。可是小孟同样不想给苏苏留下自己不爱卫生的印象,每天洗一个澡是小孟必须完成的一件事。


  洗澡的时候,小孟最难克制的并不是寒冷的天气,而是卫生间里挂着的苏苏洗好的内衣内裤。每天换洗内衣也是苏苏必须完成的一件事。白天会议的压力,让小孟觉得喘不过气来,在苏苏面前小孟也不想表现出自己快撑不住了的迹象,于是每天洗澡的这个时间对于小孟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放松机会。


  打开莲蓬头,站在水中。小孟幻想着苏苏那芳香的肉体,看着苏苏挂起来的内衣内裤,胯下早已一柱擎天。小孟不止一次凑过去闻苏苏的内衣,希望在上面还可以找到一些苏苏的味道,可是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终,苏苏那湿漉漉的内以上,只有洗衣液的味道。


  刚开始的一两天,小孟只敢看着苏苏的内衣手淫,第三天结束之后,小孟就忍不住对苏苏的内衣下了手,他开始拿着苏苏的内裤在自己阳具上套弄着,套弄着,喷薄而出。每次结束之后,小孟总是会细心的帮苏苏重新洗一遍内裤。就这样过了一星期。


  一个星期之后,开完会和苏苏一同回到酒店的小孟正在卫生间里拿着苏苏的内裤冲刺,这时苏苏突然过来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被吓了一跳的小孟精门一松,在苏苏的内裤上一泻千里,慌乱之中,他用苏苏的内裤擦了擦自己的阳具,拉开卫生间的抽屉,把内裤藏了进去。


  “砰砰砰…”敲门声还在继续。


  “谁啊?”小孟应了一声。


  “是我,”苏苏在门外叫道。


  “苏姐,我…我还没洗完呢。”说完这句话,小孟在心里补充了半句“我还没洗完你的内裤呢。”


  “我把手机落在卫生间了,就在那个牙刷旁边,你找一找,从门缝里给我递出来,我要用。”


  “哦,好的,”小孟抬眼就看到了苏苏的手机,擦干手,把手机从门缝里递了出去。


  好险,虚惊一场的小孟关上卫生间的门,简单冲了冲,就准备洗一下苏苏的内裤,溜之大吉。


  小孟拉开那个藏着苏苏内裤的抽屉,拿出内裤却吃了一惊,那个抽屉里赫然躺着一个阳具形状的震动棒…“这个东西是苏苏的吗?”小孟心里一阵狂喜,伸手把震动棒从抽屉里拿了出来,上面湿湿的滑滑的,彷佛沾着苏苏的淫水。小孟激动的几乎叫了起来,他开始伸出舌头舔食震动棒上的液体。


  舔着舔着,小孟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这个东西曾经进入过苏苏的身体,我想要它也进入我的身体。想到这里,小孟的菊花开始隐隐的痒了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小孟三下五除二洗干净了苏苏内裤上自己的精液,就开始专心研究起这个震动棒来。三分钟后,在香皂的润滑下,这个震动棒就成功进入了小孟的身体,摩擦着他的前列腺…从那时起,小孟就发现自己迷恋上了这种后面被塞满的感觉,更幻想着苏苏可以用假阳具狠狠的操弄自己。


  小孟从网上订购了一个前列腺按摩棒,鬼使神差的,他还买了一个女同所使用的穿戴式假阳具。在每天开会之前,小孟都会跑到卫生间,把前列腺按摩棒放进菊花里,才出来参加会议。在开会的时候按摩棒在小孟体内嗡嗡作响着,小孟的阳具受到刺激而处于半勃起状态,前列腺液都打湿了内裤。


  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小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洗澡的时候他都他要把莲蓬头拧下来,用水管好好的冲洗自己的直肠,然后好好爱抚一番。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碰苏苏的内衣内裤了,而是开始幻想苏苏穿着他买的假阳具狠狠的操自己的淫靡画面。


  沉浸在幻想中的小孟开始在半夜起床,他会看着熟睡中的苏苏手淫,并给她磕头。磕头之后,小孟会转过身去,背对着苏苏的床铺趴下,用手奋力的掰开自己的菊花,用菊花感受着冰凉的空气,并渴望着在这个时候苏苏会突然醒来。然而苏苏从来没有醒来过,她睡得很沉,白天的会议让她消耗了太多的精力。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会议顺利结束,很圆满。苏苏和小孟一同买了回公司的机票,准备动身回去,而今晚就是他们在A市的最后一晚。


  顺利完成工作的苏苏心情很不错,晚上带着小孟一起吃了晚餐,并喝了很多红酒表示庆祝。“苏苏姐,很不好意思,这次会议没有帮上你什么忙。”吃饭的时候小孟这么说着。


  “没有的事,”苏苏大大咧咧的拍了小孟一下,“虽然你后面恍恍惚惚的,但是看到你,我就有了做事情的动力啊。”


  小孟并没有注意带这听到这话外之音,而是听到了那句“神情恍惚”上,他想起了自己在开会时候达到的几次前列腺高潮,不禁羞愧的低下了头。苏苏看到小孟这个反应,自觉失言,也不作声,开始低头对付一块牛排。“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苏苏这么想着。


  两个人回到酒店,各自心怀鬼胎。喝得有点醉的苏苏早早的上床睡觉了,而小孟则在卫生间里继续着自己的“爆菊”大业。


  小孟躺在地板上,按摩器在菊花里搅弄着,他用手抚摸着自己勃起的阳具,发呆一般盯着天花板上的灯,沉浸在快感之中。等等…今天哪里不对,苏苏没有洗内衣吗?小孟从地上坐了起来,可能是明天就要走了,没有洗?不太对,我找找。


  最终,小孟在垃圾桶里翻找到了苏苏今天换下来的内衣,“原来是准备直接扔了啊”。小孟拿起苏苏的内裤,上面还粘着一根蜷曲的阴毛。小孟凑到鼻子下闻了闻,香!小孟感觉自己胯下的阳具又大了几分,可是他现在不能用它。


  小孟把苏苏的脏内裤塞进了嘴里,用唾液弄湿它,然后大口的吞咽着,苏苏的味道通过味蕾和鼻腔直达小孟的大脑。


  呼…


  小孟喘着粗气,菊花里的按摩器还在继续刺激着他的菊花,这感觉如此真切。“我受不了了,我要行动了…”小孟说,他想起了苏苏的那个躺在抽屉里的震动棒。


  他猛地站起来,按摩棒从他菊花中滑出,摔在地板上。小孟再次用清水清洗了下体,用毛巾擦干,然后冲出了卫生间。


  小孟从他的旅行箱里翻出自己买好的穿戴式假阳具,“是时候派上用场了”,小孟站在苏苏床前,用了三分钟来鼓起勇气。他爬上了苏苏的床,一把掀开了苏苏的被子,死死的压了上去。


  突然暴露在寒冷中的苏苏打了一个寒颤,醒了过来,在她身上伏着一个黑影。


  “你是谁?你要干嘛?”苏苏的声音里透着害怕,“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小孟并不作声,他一把抓住苏苏的睡衣掀了上去,接着开始扒她的睡裤。


  被裹在睡衣里的苏苏瓮声瓮气的叫着:“小孟,小孟,快来救我,房间里有坏人。”


  这个时候,苏苏能想到的可以救自己的人,其实正在苏苏身上忙活着。听到苏苏的叫声,小孟差点没忍住,他强忍着下床给苏苏下跪道歉的冲动,他知道,这件事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的路了。


  “苏苏姐,别叫了,我就是小孟。”实在不忍心让苏苏不停的喊叫,小孟开口说道,“姐姐,我真的太喜欢你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求求你,你就委屈一晚上,明天要杀要刮随你便。”小孟几乎哭了出来。


  “小孟啊,我知道你喜欢我,”苏苏腰部用力想要坐起来,“我也喜欢你。你直接说我们直接睡就算了,何必搞强奸这一套?”


  “姐,你不知道…”小孟已经给苏苏穿好了假阳具,他几乎激动的哭了起来。小孟轻轻的抬起屁股,用手扶着苏苏的阳具,找到了自己的洞口,狠狠的一坐,连根没入。


  “哦,”小孟的菊花瞬间被撑开,他爽的叫了出来,“姐,我爱你,但是我想让你操我。”


  小孟骑在苏苏身上,开始起起伏伏的运动起来,阳具抽出又插入,不停的刺激着小孟的菊花。这个时候,苏苏已经从睡衣里挣扎着露出了脑袋,她看到自己胯下的假阳具在小孟的菊花里进进出出,小孟的阳具同样勃起了,而再往上看就是小孟迷离的表情。


  看到苏苏在盯着自己,小孟更是里乱情迷。虽然小孟嘴上说着“苏姐,别看我,我好害羞”,可是身体的动作反而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苏苏不禁暗笑,“这个蠢货。”


  小孟无法控制的在苏苏身上起落着,他的脚好酸,可是还没到快乐的顶点啊,不能停下…这时,苏苏也加入了战场,她用手轻轻的托着小孟的屁股,腰部用力,狠狠的撞击着小孟的菊花,开始了她的冲刺。


  “啊啊啊啊啊——”小孟的身体开始痉挛,他迎来了一次猛烈的前列腺高潮,透明的液体从马眼里喷薄而出,全都射在了苏苏的胸口。


  而苏苏并没有停下动作,继续抽送着,“我早就觉得你是个小贱狗,没想到这么主动?”苏苏一边操着小孟,一边说道。


  “姐姐,苏苏姐姐,求求你操死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操我。”


  “小贱狗,把你弄在我胸口的东西舔干净,不然我现在就拔出来。”苏苏放慢了速度。


  “别别,我舔。”小孟几乎哭了出来,他低头开始舔自己刚射出来的东西。


  “这还差不多。”


  小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用菊花夹着苏苏的阳具,而舌头则舔着苏苏的胸口。在这双重刺激之下,小孟又迎来了第二次前列腺高潮,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猛烈。


  “接着舔。”苏苏下着简单的命令。


  … …


  一晚上的时光就这么被消磨殆尽,而第二天,苏苏和小孟就要登机返回公司。


  在上飞机之前,苏苏若有所思的打开了手机网购APP里的购物车,默默的选中了“穿戴式假阳具”,点击删除。


  就这样,苏苏和小孟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完】